曹德旺:我弄不清楚自己是有功之人还是有罪之人

沐鸣娱乐 2019年09月22日 04:38:41 阅读:5 评论:0

(原标题:曹德旺:我弄不清楚自己是有功之人还是有罪之人)。

“玻璃大王”曹德旺“出走”4年,近期带着网红纪录片《美国工厂》刷屏了各大社交媒体,各路网评自成一派,站在舆论风口上的曹德旺面对热议,依旧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坦诚。

《美国工厂》讲述了曹德旺和他的福耀玻璃如何在美利坚扎根,跟拍四年半,千分之一的素材比,片中展示出来的工会问题、中美文化差异、美国制造业等问题引发了大众的深思,这部片子更像是曹德旺给中国企业家的一些经验分享,并向社会交出了一张问卷,跨境办厂该何去何从,中国扮演了怎样的角色,中国制造业该何去何从?片子最后,曹也在自问:不知自己是个有功之人还是有罪之人。

纪录片中工会的设立是备受关注的点,曹德旺强硬地表示:有工会,我就关厂。2015年曹德旺调查美国现状和各项成本之后发现,相比中国而言,美国办厂的成本太低,清晰地商业逻辑促使他走了出去,但工厂落地后,美国的工会给了他一棒。现实威逼,作为“资本家”,他只能反抗,他清晰地认识到在美国,工会制度已经不适合制造业的发展,有工会就不会有工厂生产效率的提高!所以才会有“中国企业走出去遇到工会,扭头就走,碰都别碰”这样的“警世名言”。

▲《美国工厂》剧照 #writer摄

充分研究美国工会制度这一点,曹德旺做对了,这对于跨境企业的发展的确是一个成功的经验,中国企业在全球化道路上面临着多重的挑战和困难,对海外市场必须要进行全面的调研和考察,不能以国内的习惯思维推测国际惯例,做出科学的可行性的分析和评估,以提高境外全面依法合规经营能力。

再谈拒绝工会是不是在变相地压榨劳动力,这就是中国企业走出去面临的另一大难题——文化差异,根本破解文化障碍是不可能的。如曹所说,工会不利于经济的发展,至少不利于企业的发展,但是它一定程度上是为保护劳动者权益。当懒散的美国工人与资方博弈的时候,中国工人在兢兢业业地工作,当美国工人抱怨工作时长、薪资低的时候,中国工人在兢兢业业地埋头苦干。我们会发现一个有意思的悖论:曹德旺一边宣传企业跟员工争利益早晚关门这样的话,另一方面也在压缩员工的利益。他习惯了过去几十年中国办企业工人低福利高负荷的运作方式,所以到了更加注重员工福利和工作生活平衡的美国就出现了问题,他口中的利益其实是带有中国国情的,并没有站在美国人层面上探讨员工利益,更没有站在长远角度考虑美国国土上制造业的发展。

“我认为改变这个世界的,一定是制造业,中国要保持自己的优势,制造业一定不能丢”。国家明确指出:“实体经济是一国经济的立身之本、财富之源。先进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一个关键,经济发展任何时候都不能脱实向虚。”中国制造业的发展一定是需要重视的,但是中国美国的制造业都面临这同一个难题:年轻人不愿意去工厂。曹在访谈中也提到,为什么员工都是胡子肚子跟自己一样大的老员工,因为招不到人。他感叹现在年轻人宁愿做保安、送外卖也不愿意去工厂,这是中国制造业面临的一个困境。看一组数据:。

▲数据来源:美团点评研究院 #writer摄

曹把这一切都归咎于房地产、互联网金融业的泡沫,抢了工厂廉价的劳动力,其实这仅仅是一方面的原因,工厂用工荒的原因其实很现实:钱少还憋屈,晋升空间小,工作劳累。《美国工厂》里那些工人的生活就是真实的写照,现实工厂生活甚至更糟糕。我们一定要认清的一点是:制造业优势,不能建立在低工资与低劳动者权益上,尤其是在今后的社会。福耀玻璃机器人与人工的比例是1:10,片子尾声,提到工厂的机器人代替几个工人,曹是开心的。工人在与自动化机器人的竞争中败落后,谁来为他们的明天买单?。

有人说,没有强大的实体经济作支撑,再美好的表象,终究只是镜花水月。但是强大的实体经济不是靠低廉劳动力作为支撑,市场经济下,也没有必要把金融、房地产与制造业对立看待,与其说金融、房地产业阻碍了制造业发展,倒不如说服务业在警示制造业如何升级发展。从另一个角度讲,优化劳工队伍,建立合理的薪资待遇,推动制造业的智造化,创造高价值的产品和品牌,也是发展中国制造业的当务之急。

70多岁的曹德旺作为中国顶级的企业家,面对镜头自问:我弄不清楚自己是有功之人还是有罪之人。功与过在这里已然不能完全对立而看,只是茶余饭后的话题,正如曹老在受访中自己所说,佛教六度——施度、戒度、忍度、精进度、禅度、慧度都做到了,时代洪流中奋斗不息、发展不止的企业家都在为社会做着不通的贡献,功过其实都没那么重要了。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