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变色龙”何俊仁:早已丑闻缠身信用“破产”

沐鸣娱乐注册 2019年08月23日 05:27:43 阅读:13 评论:0

(原标题:起底“变色龙”何俊仁)。

在“反华乱港”的头目队伍中,最年轻的何俊仁同样 “擅长”蛊惑民众、煽动暴力、勾结反华势力。

近期香港事件中,从煽动造谣到元朗暴乱,从中环密谋到违法游行现场,都可以看到“政治投机者”何俊仁“上蹿下跳”的身影。

翻开何俊仁的从政史,可以发现其早已丑闻缠身、信用“破产”,一路以来为“博出位”仿佛“墙头草”!如今,他甘与黎智英、李柱铭等人“反中乱港”,做起反华势力忠实“鹰犬”,并不足为怪。

在“反中乱港”中“上蹿下跳”。

8月18日,多次发起示威游行的香港“民阵”在维园举行所谓的“流水式集会”。何俊仁跟随黎智英、李柱铭到场,带头走出维园进行非法游行,为了“博出位”,何俊仁和黎智英一起手持横幅在前带队。

何俊仁为了攀附上黎智英等“港独头目”的“乱港列车”,一直不遗余力为黎智英等人提供舆论帮助。何俊仁在网络上开了一个节目,一再邀请黎智英做嘉宾发表言论。

6月6日,黎智英就借其平台呼吁市民于6月9日上街“反修例”示威;6月20日,黎智英又在其节目讲“反修例”的“抗争行动”,批评林郑月娥在事件上的责任云云。8月18日,游行前三天,黎智英又在何俊仁的网台节目中呼吁要以“和理非”的方式游行。

8月3日晚,黎智英、李柱铭等人曾在饭店与外国官员密会,何俊仁就在其中。此事被新华社批评为“窗外暴力流血,窗内觥筹交错,此情此景实在令人愤慨。何俊仁之流靠出卖香港和国家利益找美国主子求好处,如此一副奴颜媚态。”。

此外,由于何俊仁还有法律界人士身份,其也不惜“糟蹋”法律人士的专业性,多次借此身份煽动民意。4月,何俊仁与同为律师的李柱铭就曾借“法律界选委”名义,发表声明“反修例”。而在8月7日所谓的“法律界黑衣”游行中,何俊仁和李柱铭也现身其中,去为被检控的暴徒撑腰。何俊仁在接受采访时为早前被依法拘捕的上环示威者开脱罪名,竟声称“暴动罪是很严重的罪行,但是这些警察两天内就检控,我们现在还没有时间看证据。”。

早已丑闻缠身信用“破产”。

何俊仁生于1951年,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祖籍广东中山。何俊仁曾自曝不是读书的料。他在撰写的《谦卑的奋斗》中自述:“我也是一个小浑浑。就读北角清华街的圣犹达小学,上堂(上课)经常魂游,落堂(下课)就精神过人,打架、整蛊同学、偷东西、讲大学等等顽劣行为,无一不作。……成绩连‘小学升中试’的资格也没有。最后,终获苏浙公学勉强取录……”。

之后,何俊仁依靠父亲的人脉关系入读何明华会督银禧中学,并于1969年毕业。此后,他在1971年入读香港大学法律系,1977年毕业后成为执业律师。

从1982年起,何俊仁投身政治。1995年,何俊仁当选为立法局议员,1998年至2016年,何俊仁则出任立法会议员。

期间于1990年,何俊仁与其他民主派人士组织香港第一个政党“港同盟”,1994年与汇点合并为现时的民主党,何俊仁一直担任核心职位,1998年担任副主席,2006年当选民主党主席。

在四十年的政治生涯中,何俊仁丑闻不断,信用早已“破产”。

2012年香港特区特首选举期间,何俊仁公开质疑参选人梁振英“个人诚信”有问题,自己却于同年身陷“漏报门”,被香港社会评价为“信用破产、双重标准、宽己严人”。

据港媒报道,在2004、2008年香港两届立法会选举后,何俊仁两度被指漏报所持公司股份及董事职位的物业资产。该公司于1988年成立,何俊仁一直拥有一半股份,且该公司名下所持物业已经升值至2500万元。

虽然何俊仁辩称以为股份已转让予其他人,但很快被拆穿:?2004年至2011年,何俊仁每年均以该公司董事身份签署申报,根本无可能误以为股份已转让予其他人。事后,何俊仁被港人喊为“大话精(爱撒谎之人)”。

就在同一年,何俊仁卷入“僭建风波”,此事同样暴露了他“双重标准”“大话精”的品格。

2012年5月,何俊仁位于北角天后庙道飞龙台的寓所被查出露台是僭建。他虽称已清除有关建筑,却被发现其露台只是拆下玻璃窗,却仍留下两支铝质支架“留一手”,在风波过后随时可再装回玻璃窗。对比何俊仁早前大力批评其他人的僭建問題,他再次给港人一种“有口说别人,没口说自己”的印象。

除此之外,他还携家眷接受航空公司款待,参与“免费豪游团”。更令人无语的是,何俊仁曾被记者拍到在财政司司长宣读预算案时公然在立法会会议厅用平板电脑看少女模特照片,引起哗然。

从“墙头草” 变作反华势力的“鹰犬”。

何俊仁踏入香港政治舞台以来,犹如“墙头草”,是不折不扣的“政治投机分子”。

无论在担任区议员、立法会议员还是担任民主党主席期间,何俊仁的政治立场一直飘忽不定。在参选2012年香港第四任行政长官选举大败而归后,何俊仁转而在2015年带头反对特区政府提出的行政长官普选法案,严重阻碍香港发展。

但不管怎么摇摆、飘忽,何俊仁“反中乱港”的立场却十分坚定。近年来,何俊仁更加主动积极地迎合西方反华势力的立场,恶意干扰特区政府施政,肆意攻击内地社会制度、司法制度等,挑战“一国两制”的原则底线。

2003年,何俊仁曾高调反对美国出兵攻打伊拉克,并在美国前情报人员斯诺登藏身于香港期间,积极炒作自己为斯诺登提供法律和经济援助。就在同一年,他却积极组织、策划“七一”游行运动,在香港反对派举行的各种活动中发挥重要作用。

近年来,何俊仁开始迎合美方立场,公开攻击中国人权制度,并反对《基本法》“二十三条”立法。他还曾叫嚣,如果特区政府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就要面对一个“新的香港”。

作为一名律师,何俊仁罔顾专业素养,把践踏法治的暴力示威美化成为“天经地义”;干扰、歪曲、打压警察的公正执法,给警方扣上“警权过大”“滥用暴力”的帽子,甚至炮制并煽动“仇警”“黑警”的论调,鼓励针对警察的暴力行为……。

上述种种,让何俊仁变成西方反华势力的忠实“鹰犬”,也将令越来越多的港人看清其“丑恶嘴脸”。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