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马气化厂爆炸48小时:同事遇难 有员工仍没法接受

沐鸣娱乐 2019年07月21日 17:31:09 阅读:19 评论:0

(原标题:义马气化厂爆炸48小时:工作人员挨家统计损失 生者感叹生命无常)。

7月19日,河南省三门峡市义马气化厂的爆炸,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轨迹。据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消息,截至7月20日17时,有15人在爆炸中丧生。7月21日,爆炸两天后,多名员工回到厂区检修设备,附近的不少居民忙着清理爆炸中掉落的碎玻璃和损坏的家具,有气化厂员工的同事在事故中死亡,活下来的更觉心情沉重。

气化厂有员工回到厂内处理后续工作。

义马气化厂发生爆炸时,王玉(化名)正在值中班,她从19日下午4点开始接班,点完名后大家像往常一样回到工作岗位。

17点45分左右,王玉和同事坐在电脑前整理文件。旁边的小青(化名)忽然听到一声闷响,随后她看到窗外有红色的光出现,“我们都以为是空分车间在停车,没在意。小青举起手机准备拍照,身子还没有完全扭过去,又是一声巨响,窗户玻璃直接拍到她的头上,吓得小青直接钻到桌子底下。”王玉从电脑前猛地站起来想要去抓旁边的同事丽丽(化名),她看见丽丽面前的电脑屏幕烂掉,脸上有一片玻璃碴,血顺着丽丽的脸很快流了出来。

办公室在四楼,大家几乎同时呼喊着:“快跑,往外跑。”浓烟很快弥漫在楼道里,看不太清路。王玉来不及害怕,“幸亏都是在厂里工作多年的老员工,对逃生道路很熟悉,我们摸索着拼了命地往外跑”。等她跑到气化厂门口的大路上,周围已经有不少同事。

王玉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那头的妈妈听到她的声音有点哽咽沙哑,大声问她:“打你电话多少遍了,是你们厂爆炸了,你没事儿吧?”此后连续近一个小时,王玉的电话一直响个不停,亲戚朋友不停打来电话问她的情况。

跟王玉一起跑出来的另在三个人都受了伤,脸部或头部被划伤,到医院接受缝合等治疗。

7月21日下午,王玉又回到气化厂门口,想进去看看办公室的情况。门口守着的保安将她拦了下来,她被告知,里面还在检修,安全起见,暂时不能回去。

但另一些人则被要求要回到厂里。同在厂里工作的王玉的爱人在20日接到通知,一些中层干部被要求返回气化厂,检修设备,排除安全隐患,详细说明事发时车间内的情况。

李大爷的儿子、儿媳妇都在气化厂做主任,20日他们接到通知返回厂内协助处理后续工作。“昨天晚上就没有回家睡,今天晚上说也不回家了。”。

有员工对未来生计表示担忧。

义马气化厂的爆炸危险解除后,陆续有员工返回气化厂生活区的家中收拾“残局”:戴着手套把阳台上碎掉的玻璃运送到楼下的垃圾点,站在椅子上检查天花板脱落的吊灯,将晃动的门框固定,恢复家具原来的位置。

楼上楼下的邻居遇见时,会互相询问这两天的生活以及家人伤情。胡青(化名)和爱人都在化工厂上班,她收拾碎玻璃时,会突然坐下来,想了一会儿,又回去看阳台上的花,念叨着要先把几十盆花的花盆换掉,不然它们随时可能会死掉。

客厅里的吊灯被震破了,天花板上粉刷的一层白色墙皮脱落了,胡青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她听到楼梯里有人经过,问邻居都是怎么收拾的。她寻思着,等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过来量玻璃,先安装好新的玻璃再做别的事情。

这两天胡青没有在家住,她觉得家里太乱了,不知道哪里可以下脚。“这些都不重要,关键是上不了班了。”胡青说,气化厂这次一出事,厂里一千多人的经济来源都没了保障,大多数人都是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她推算厂子的后续清理、检修需要多久,大概在什么时候能够启动运行。她猜不准,就说先留爱人在家,她可以出去打工。

生活区里的很多居民都在讨论以后怎么办,每个人都给出一些猜测,又都觉得说不准,就互相安慰说,先把家里的窗户装好,水电气来了以后好好做一顿饭,在家里睡一觉再考虑以后的事情。

20日,气化厂的一些员工接到通知,厂里让没有受伤、有能力的员工返回厂内打扫卫生,清理厂区。王华(化名)接到通知就回去了,“能快一点清理出来,应该就能早一点上班吧。”她说。

工厂邻村的村干部统计受损情况。

张马岭村位于义马气化厂正对面,仅隔一条马路。马岭家具城临着马路,挨着张马岭村村口,距离义马气化厂大门50米左右。这个家具城也成为受灾最严重的其中一处。北青报记者在现场看到,马岭家具城的门窗无一幸免,玻璃连着窗框全部脱落,顶层的栏杆弯曲变形。一名工作人员介绍,20日下午,有工作人员到家具城拍照统计损失情况。家具城的老板娘和女儿受伤,目前在住院治疗。

爆炸发生时,村民小云(化名)带着孩子在院子里玩,突然一声巨响,不到四岁的孩子吓得瘫倒在地上,想爬起来找妈妈又爬不起来。小云也吓得腿软,她努力站起来抱起孩子往村后面的大路上跑,路上都是同村人,孩子吓得嚎啕大哭,把小云的胳膊掐破了皮。

7月21日,张马岭村的村长带着村里的干部挨家挨户查看并统计房屋受损情况,小云家的窗户玻璃全部破裂,防盗窗变形,铁门凹陷。她把孩子送到了父母家里,自己清理碎掉的玻璃和掉落的建筑材料。北青报记者在现场看到,张马岭村很多户人家都推着推车,将爆炸冲击的碎玻璃和掉落的砖块集中清理放置在村口。

同事遇难后 有员工称没法接受。

在义马气化厂职工专门的生活区,北青报记者在现场看到,气化厂生活区每栋楼的各层玻璃都受到损坏,小区内碎玻璃一地,有的防盗窗连着玻璃一起脱落,楼下的轿车被玻璃划伤。

事发时,李女士和老伴带着孙子和孙女在家休息,老伴在厨房给两个孩子煮粥,孙子在电脑桌前打游戏,孙女正在吵闹。李女士说,她到儿子家习惯先开窗通风,阳台的门开着,所幸玻璃没有烂。他们家住在五楼,爆炸声一响,孙女吓得从床上“一骨碌”爬起来,老伴冲进来抱着孙子,四个人顺着楼梯往下跑。整个过程,李女士的脑袋“一直嗡嗡地响”。

事发后,气化厂生活区的大多数居民都不敢再住在家里,有的住在酒店,有的投奔亲戚。当天晚上,义马的很多酒店爆满,马女士一家拿着凉席和被子睡在了马路上。不少人和他们一样,因担心危险在马路上迁就一晚。

爆炸发生后,生活区内暂时关闭燃气。20日上午,工作人员和志愿者到生活区拍照,挨家挨户统计受损情况,检查燃气管道,并提醒居民暂时无法使用燃气做饭,等燃气管道检查完毕以后,预计20日下午开始送气。

在气化厂,北青报记者遇到了刘亚(化名),她是厂里的职工。刘亚说厂里有上千人,三班倒,每天下午四点交接班,白班员工下班,中班的员工上班,很多车间通常在3点50左右点名。当天她轮夜班,在家里休息。事故发生后,她挨个儿给正在上班的同事打电话,有的人受轻伤被送到医院,而有的同事却不幸遇难。

据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消息,气化厂爆炸事故中15人死亡。15人里有几人是刘亚的朋友,她拨打他们的电话,一直没有回应,后来听厂里的领导说,人没了。

“都是在一起上班的同事,见面开玩笑打招呼,生龙活虎的,谁能想到。没办法回忆跟他们相处的日子,接受不了,他们的家人可怎么过得去。”刘亚声音低沉。她说自己这两天在气化厂门口和小区里往返了好几次,都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

爆炸时那几声巨响还让刘亚心有余悸,但在这个炎热的夏日,厂区逐渐恢复了平静。幸免于难的同事们又回到了一起,但大多都相互沉默着,没人愿意提起这个话题。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