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子欣遇害后的章家:家属提醒记者别拍饭菜怕挨骂

沐鸣娱乐注册 2019年07月15日 21:59:58 阅读:36 评论:0

(原标题:在章子欣家守了几天之后���,我想替没有被看见的痛苦辩护) ���。

已经记不清沿着山路去了章子欣家多少趟������,也已经记不清看见多少次爷爷奶奶泪流满面的场面��� �。自事件发生以来������,网上对这个家庭的种种猜测甚至恶意指责������,作为记者������,也都看在眼里��� �。

随着警方调查公布������,事件暂告一段落��� �。这些天来������,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暴力”������,我认为有必要替那些没被看见的痛苦做一些辩护��� �。这不仅事关这个不幸的家庭������,更事关我们如何理解人性������,如何理解我们自己��� �。

部分网友对痛苦的理解实在太过简单����,近乎儿戏�����。比如他们觉得����,痛苦就是茶不思饭不想����,就是号啕大哭����,就是昏倒在地����,这多符合常理啊�����。

这种痛苦当然有����,我多次看到奶奶哭着捶打自己����,也看到爷爷瘫坐在沙发上喘不过气来������。如果要写����,作为记者尽可以不放过在场的任何细节去写����,以满足读者的想象������。但是����,且不说这对家人可能造成的二次伤害����,难道这就是全部的痛苦吗����?������。

作为在场者看来�����,这些戏剧性的场面描写�����,比起家中真正的痛苦�����,实在太过轻薄�������。那些痛苦是迟钝的�����,沉潜的�����,无声暗涌的�������。那些痛苦在哪里�����?它们弥散在这个家庭的每一处空气里�����,在墙上挂着的“吉祥如意”对联里�����,在章军赶回家抱起外甥时微笑的刹那里�����,在奶奶沉默转身给记者端上来的那杯苦茶里�������。

太多的痛苦没有被看见���,而更多的痛苦是看不见的�������。我没有能力将全部感受还原至笔端���,文字所述���,不及万一�������。问题在于���,在屏幕前围观的人群���,可以理解这种痛苦吗��?他们能理解���,世界上有一种痛苦���,会是以微笑表达出来的吗��?�������。

与其说这是考验读者的阅读能力���,不如说是考验读者对自身人性之幽微的理解���。如果能接受痛苦的复杂���,就能接受更多的自己���。

关于人性����,永远没有非黑即白的答案 �����。一如眼前这千岛湖����,在秀美的岛屿和平静的湖水底下����,是深不可测的千万沟壑 �����。我们能不能接受人性的复杂����?能不能拒绝二元思维����?能不能拒绝仅凭猜测得出情绪化的结论����?这恐怕是互联网围观时代里����,对所有人的质问和挑战 �����。

说一个没写在稿子里的细节����,我希望它不会引来网友的大肆谩骂���。记得14号上午����,也就是这个家庭得知噩耗的第二天����,我看见女孩的爷爷挎着竹篮从院外经过����,我远远看着他瘦小的背影往林子里走去����,不一会儿����,他采了一篮桃子回家���。

某些网民大概会骂吧�� �,说你都这个样子了�� �,怎么还有心情去采桃子������?他们不知道的是�� �,当时家里有很多亲戚�� �,爷爷奶奶是很淳朴善良的人�� �,我去他们家采访时�� �,奶奶都会洗一篮子桃子端上来招待�� �,即使再三拒绝�� �,他们也一直劝我们尝尝����。老人对陌生记者都如此�� �,何况面对亲戚������?可是这种再自然不过的单纯善良�� �,在另一个场域里�� �,套用另一种框架�� �,就可能变成冷漠自私����。

媒体有义务去澄清一些猜测����。比如章军和姐夫连夜赶回��,有人说孩子都还没找到你们就回家了����。网民不知道的是��,8号报案到当天��,章军一刻没停连笔录都没来得及做就赶到宁波��,回家时还是那件衣服没换��,这次回来一方面是补笔录;另一方面��,网民不知道的是��,章军父母状态很差��,他怕老人出意外��,必须亲自前来安抚����。这也会被说成冷漠��,你让章家还能说什么呢���?����。

还有说爷爷奶奶重男轻女���,甚至把视频里的奶奶看护小外甥当成爷爷奶奶重男轻女的证据���,网民不知道的是���,小外甥平时在杭州���,并不在淳安���,这次特意带回来���,是姑姑特意让爸妈照看���,给他们一些寄托���,晚上也睡在一起��� 。可是���,这份善意���,在互联网上���,就变成了重男轻女��� 。

出事后� ���,家里人几天没有正经做过饭� ���,根本吃不下� ���,只能随便应付������。我到的那天� ���,他们认认真真做了几个菜� ���,邀请我和同行的记者一起上桌� ���,他们依然淳朴善良� ���,活着的人要吃饭� ���,要活下去������。这在我们看来� ���,完全可以理解的事情� ���,姑姑却突然提醒我们� ���,你们拍照还是不要拍到这桌子菜吧� ���,她怕网友看到做了几个菜会骂他们家庭还有心思做这么多菜������。可他们明明是受害者� ���,没有正经吃过饭的也是他们� ���,不是网友������。他们凭什么要受到这些指责呢������?������。

这是一个围观时代�����,具体来说�����,是一个凭二手信息围观的时代�����,基于此的结论常常不可靠�����,甚至危险��� 。这或许就是记者这份工作的意义和福利�����,在场给了一种不同的价值判断维度�����,但也正因如此�����,我需要以在场者的身份�����,尽可能为当事人�����,为所有没被看见的痛苦�����,做一些辩护��� 。

7月14日������,警方发布调查通告������。当天傍晚������,我买好回上海的车票������,从章子欣家离开������。下山的路上������,霞光烈烈������,从远方湖中千岛射进山里来������,让人睁不开眼睛������。痛苦并没有消散������,它们在往后的数年里������,会弥散在这座山里������,弥散在这个村庄������,弥散在某户普通人家里������。

可是我只能逼自己相信�� �,天地仁慈�� �,生生不息�� �,人终究还要走出这座山�����。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