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天价迷你双学区房”单价破17万? 真相来了:无产权、无学可上

沐鸣娱乐平台 2019年06月16日 09:31:56 阅读:86 评论:0

最近几天,南京一套“天价迷你双学区房” 引发热议。由于号称“双学区房”、且总价较低,所以尽管只有13.2平米、单价高至12.7万元/平米,消息发出之后,还是吸引了大批购房者前来看房。

不过,仅过一天,事态便急转直下。不仅网传的“现场竞价”一事被否认、南京各大中介被主管部门约谈,该套所谓的“双学区房”更是全网下架。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表示,这则天价学区房消息很可能是中介捏造,为了炒作房地产市场。而学区房问题,这其实是个很多人都很关注的话题,优质的学区资源严重短缺,这是经济发展、教育发展不均衡的问题。与此同时,“学区房从来不是孩子成才的充分必要条件”。

“天价迷你双学区房”无产权。

“紧急通知,秒杀!仅售168万,南京顶级学区房,全款!……”6月10日下午,南京市多个中介在朋友圈发出消息,称有一套位于灵隐路22号的琅琊路小学及29中本部的“双学区房”可售,学籍未占用,房主报价168万。

据南京当地媒体报道,房东亲属在看房现场强调,虽然房东只有一份《南京市公有住房租赁合约》,即只有居住权,但购房人可以放心,孩子是肯定能上学的,条件是“买房人要有南京户口,而且名下无房”。

也正因为如此,即使有中介在现场提醒该房存在风险,但在“双学区”的吸引下,人们还是热情高涨。当日网传现场引发竞价,最高有人报价超200万,单价破17万/平米,并有自媒体称已经成交。

不过,仅仅过了一天,风向就完全变了:不仅网传的“现场竞价”一事被否认、南京各大中介被主管部门约谈,该套所谓的“双学区房”更是全网下架。“事出诡异必有妖。这个事情从头到尾我就觉得有问题,不相信。”南京市房地产协会副会长李子墨直言,这个房子是不可能上琅小和二十九中的,买房人不要上当受骗了。

南京鼓楼区房管所表示,该房的买卖应该先到他们管理单位提交相关申请,然后由产权单位核实,看符不符合政策。但目前所谓的出售房还没有进行过任何咨询,也没有提交相关材料。

如果可以买卖,那么这套房子是否真的可以入学?南京市鼓楼区教育局方面明确告知记者,房产证、实际居住地、户籍三者一致才能按施教区入学,只有居住权和租赁合约不能保证学区。而记者在《琅琊路小学2019年招生简章》上也看到,适龄儿童应具有施教区家庭正式常住户口,其户口原则上应随父母(法定监护人)在同一户籍,且户籍与房屋所有权证(或不动产权证,持有者仅为适龄儿童的法定监护人),实际常住地三者一致。

事实上,琅琊路22号的真正房东张先生日前公开通过媒体对“双学区房”进行了辟谣。其称,灵隐路22号建于1934年,2009年12月《南京日报》公布为文物单位“张福堂旧居”。上世纪50年代前后,这套房子一度被流浪汉占领,其后政府收回房屋,并改造成公租房。其拿出的房产证显示,张家是这个院子里唯一有产权证的,产权证上是他奶奶的名字,其他的都是公租房,像“迷你天价学区房”这样的小面积公租房有七八套。

至于学区一事,张先生明确表示,他的孩子今年就在琅小读六年级,马上要毕业。但因产权证上不是张先生的名字,孩子已被告知上不了29中。张先生同时透露,琅小每年入学前都有突击家访,“就看小孩是不是真的住在这里,如果多次家访都发现没有居住痕迹,也上不了学”。

张大伟告诉记者,从事件情况看,这则天价学区房消息很可能是中介捏造,为了炒作房地产市场:“在过去房地产历史上,学区房因为特殊的属性,购房者为了优质学区,往往会愿意天价购买一些小户型学区房。很多中介利用或真或假的学区房成交个案,放大市场恐慌情绪。”。

闹剧背后:教育资源不均衡。

值得一提的是,类似“天价迷你双学区房”的事件在南京屡屡发生。就在5月中旬,鼓楼区天目路小区一套“老破小”也凭借“双学区”的优势,挂牌价高达13万元/平米。而根据365学区房指数,2019年5月,南京30所名校学区房的均价为49504元/平米,环比4月上涨了7435元/平米。分析人士指出,5月份南京学区房市场依然维持“价平量稳”的格局。

学区房之所以屡屡挑拨公众的神经,一位要求不具名的南京市资深业内人士分析称,这是因为教育资源不对等和教育成本越来越高的原因。不过,该人士也认为,南京学区房之所以一直热门,主要在于购买学区房不但可以满足小孩上优质学区的需求,而且目前来看也是投资保值的不错选择。

张大伟同样指出,学区房问题其实是个很多人都很关注的话题,优质的学区资源严重短缺,这是经济发展、教育发展不均衡的问题,也是全国普遍存在的问题。

“学区房是历史问题,也是发展问题。”张大伟解释说,全国普遍性存在的学区房问题,远郊县的教育水平提高绝不是一两年的事,最近各郊区的确在加快发展教育,但这需要起码十年的发展才可能逐渐拉平差距。而学区房的焦虑,主要在中产阶层,这些人早年通过教育、努力得来了现在的生活状态,因此他们也会生出“路径依赖”,希望下一代延续这种方式,财产还有继承的可能,但软实力无法继承。在对待子女教育方面,中产阶层舍得投入精力、金钱。

在张大伟看来,学区房从来不是孩子成才的充分必要条件。家庭是教育最重要的地方,买了学区房并不等于孩子成才就能万无一失。不可能一套学区房就能换一个国家栋梁一样的孩子,家长对孩子的关注才更重要。

业内人士公认,想要解决学区房热度畸形高涨的问题,只能是教育资源的均衡。上述南京市资深业内人士表示,虽然南京也在做一些教育改革,包括平衡教育资源等一些举措,但要实现真正的平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所以学区房在一段时间内还会有需求存在。”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建议,这两年类似极小户型的房源炒作,确实成为很多城市的一个通病,未来需要对此类居住功能极差的小户型进行规范,尤其是在入学方面更要做限制。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