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赢得美国防部100亿美元云计算合同 亚马逊游说开支创纪录

沐鸣娱乐注册 2019年04月23日 23:21:22 阅读:257 评论:0

[摘要]第一季度������,谷歌的游说支出从一年前的500万美元降至340万美元������,亚马逊成为美国游说支出最多的科技公司����。这家零售巨头在2019年头三个月的游说支出为390万美元������,高于前同期的340万美元����。

腾讯科技讯 4月23日消息�����,据外媒报道�����,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第一季度�����,零售巨头亚马逊在游说方面的开支打破了以往纪录�����,而且十多年来首次超过了Alphabet旗下子公司谷歌的游说开支�������。不过亚马逊的付出也带来丰厚回报�����,该公司有望赢得美国国防部100亿美元的云计算合同�����,�������。

亚马逊近年来在华盛顿的影响力迅速扩大��� ,但在游说总支出方面始终落后于谷歌���。不过在提交给国会的文件显示��� ,这家零售巨头在2019年头三个月的游说支出为390万美元��� ,高于前同期的340万美元���。

在第一季度����,随着谷歌的游说支出从一年前的500万美元降至340万美元����,亚马逊成为美国游说支出最多的科技公司����。今年头三个月����,Facebook的游说支出从330万美元增至340万美元����。亚马逊在2018年第四季度的游说支出为370万美元����,创下了单个季度纪录����。

这些科技公司的游说是在民主党接管众议院后增多的��,这引发了华盛顿“K街”(K Street��,集中有大批智库���� �、游说集团���� �、公关公司和民间组织)的重新洗牌��,各公司试图向新飞领导层申诉��,并在国会新议程上发表讲话��,重点关注医疗保健和处方药价格���� �、贸易协议���� �、隐私以及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的调查等问题�������。

云计算之争���。

参与美国国防部云计算服务“赢家通吃”竞争的四家科技巨头����,在今年头三个月都大幅增加了游说支出����。亚马逊和微软成为最终竞标的两家公司����,甲骨文和IBM被淘汰出局����。

在第一季度������,甲骨文游说支出为130万美元������,同比增长近9%� ��。该公司就竞购展开了一场法庭大战������,声称竞标过程受到了利益冲突和有利于亚马逊的不公平要求的破坏� ��。记录显示������,微软在游说上花费了280万美元������,比一年前增长了21%������,而IBM花费了200万美元������,同比增幅超过35%� ��。

亚马逊在2018年游说了比其他任何科技公司更多的政府实体������,现在正在推动巩固其影响力������,抛弃其不喜欢的贸易团体������,创建它喜欢的新贸易团体������,并派遣高级管理人员去讨好反垄断执法者�����。

Facebook在华盛顿的科技同行中面临最频繁的批评�����,原因是该公司数次遭遇侵犯隐私指控�����,并在2016年总统竞选期间允许俄罗斯特工利用Facebook的平台����。在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Analytica)丑闻中�����,这家与特朗普2016年总统竞选活动有关联的政治咨询公司获得了数千万Facebook用户的数据�����,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很可能会因此对该公司处以数十亿美元的罚款����。

Facebook和其他科技巨头也面临着来自两党议员越来越多的愤怒����。3月份 � ��,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呼吁分拆包括亚马逊 ������、谷歌以及Facebook在内的最大科技公司 � ��,并对重大交易进行更严格审核 � ��,如亚马逊收购全食超市(Whole Foods)和Facebook收购Instagram等����。亚马逊和谷歌披露了它们在反垄断或竞争方面的游说活动 � ��,尽管这些文件并非总是详细说明这些公司在这些问题上的确切立场����。

亚马逊� ��、Facebook和谷歌也在第一季度就隐私问题进行了游说����。与此同时���,议员们继续努力起草一项国家在线隐私法案���,对数字经济的大部分领域进行监管����。在经历了多年的数据丑闻� ��、在欧洲实施严格的新规以及企业担心各州法律各异难以遵守之后���,联邦隐私法获得通过的势头正在增强����。

Twitter的游说开支也创造了纪录����,第一季度开支为42亿美元����,而去年同期仅为15万美元������ 。

电信游说�����。

在以大型并购为主的电信行业����� �,美国运营商Sprint的第一季度游说支出飙升逾70%����� �,增至140万美元��。该公司披露����� �,将对其与T-Mobile US即将进行的265亿美元并购进行游说��。

此次并购将合并美国第三大和第四大无线运营商�������,但在华盛顿遇到了障碍�����。今年2月�������,T-Mobile首席执行官约翰·莱格尔(John Legere)和Sprint执行董事长马塞洛·克劳尔(Marcelo Claure)来到国会为这笔交易辩护�������,这引发了消费者和政策制定者对价格上涨和竞争减弱的担忧�����。

上周�����,莱格尔会见了反垄断官员�����,以期消除人们对两家公司合并可能损害消费者利益的担忧������。联邦通信委员会(FCC)还一度暂停了对该协议的审查�����,以评估来自T-Mobile的新信息������。此举使许多观察家感到震惊�����,他们认为这是合并可能失败的迹象������。

在3月份重返国会山的过程中������,莱格尔为自提出合并以来在特朗普位于华盛顿酒店花费逾19万美元进行了辩护������。他说������,尽管议员们担心他试图讨好白宫������,但实际上他在总统的酒店里住了很长时间������。

AT&T在一场官司后于今年2月完成了对时代华纳(Time Warner)的收购������。该公司披露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该公司的游说支出比2018年头三个月减少了37%以上������,约为260万美元������。

波音危机���。

波音公司在游说方面花费了330万美元����,比一年前少了近10%������。该公司因波音737 Max 8飞机的两起致命坠机事故而面临历史上最严重的危机之一������。

这两起灾难促使美国国会议员 �����、监管机构和联邦检察官仔细检查该公司与联邦航空管理局(FAA)的亲密关系�������,特朗普本人也宣布�������,美国将加入其他国家的行列�������,停飞737 Max 8飞机�����。

第一季度支出的下降掩盖了波音游说支出的长期趋势�������。该公司是美国第二大政府承包商����,在过去十年里����,它在美国政治委员会上的支出几乎增加了两倍�������。(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