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友羌塘无人区失联月余 女友坐地上哭他头也没回

沐鸣娱乐注册 2019年04月24日 21:50:14 阅读:221 评论:0

(原标题:徒步爱好者羌塘无人区失联30多天,女友坐地上哭他也没回头)。

独自穿越无人区的90后徒步爱好者冯浩,至今已经失联30多天了。

3月5日,他与女朋友林夕,队友李志森三人同行,准备徒步穿越1500多公里的羌塘无人区。行程刚过10天,他告诉女友“想一个人走”,于是抛下女友和队友独自离开,但是等李志森和林夕44天后走出无人区,却发现冯浩失联了。

4月24日,红星新闻从西藏阿里日土县公安局获悉,日土县成立了工作队专门搜救冯浩,但直到现在,依旧没有关于冯浩的消息,其父亲也正赶往当地,想参与搜救工作。

驴友羌塘无人区失联月余 女友坐地上哭他头也没回

△冯浩。

女友坐在地上哭,他也没回头。

羌塘、可可西里、阿尔金和罗布泊并称中国四大无人区,是国内徒步最危险和艰难的路线之一,被称为“生命禁区”。

驴友羌塘无人区失联月余 女友坐地上哭他头也没回

△羌塘无人区路线图。

3月5日,他与女朋友林夕,队友李志森三人同行,准备徒步穿越1500多公里的羌塘无人区。

而在徒步穿越的旅程中,最初的三人行却变成了两人走。“队友冯浩已失联30多天,他私自离队退出了。”4月24日,李志森告诉红星新闻,沿着疆藏边界线从界山达坂出发至雁石坪,1500公里的路程刚走到十分之一,冯浩便与他的两个队友走丢了。

“我就想一个人走,不喜欢组队。”在三人的穿越计划才进行了10天,冯浩对女友林夕这样说。

3月15日,冯浩在邦达错走丢了。“他走之前情绪有些低落,没有理由,没有告别。”李志森说,走的前一天冯浩曾向林夕要了自己身份证。据他描述,冯浩在旅途中一直与他们保持距离,他们走冯浩就走,他们停,冯浩就停。

李志森描述,失联那天早上林夕曾去帐篷找冯浩聊天,想哄哄他,但适得其反,冯浩没有任何理由就走了。“林夕坐在地上哭,他头也没回。”。

驴友羌塘无人区失联月余 女友坐地上哭他头也没回

△冯浩和女友林夕。

临近中午时分,他与林夕在北岸看到冯浩上了湖面,那时候正刮着暴风雪,两个小时后他们再看到冯浩时,他已经接近湖中心了。

李志森向红星新闻回忆,暴风雪停下林夕便去追,但北岸的冰太薄,她刚走上冰几米,冰就裂开了。“林夕才拖着湿了的鞋和裤子回来找我。”。

李志森解释,自己与队友林夕比较熟悉,此前与冯浩无太多交集,对冯浩一些详细情况不是很了解,只知道他叫冯浩,曾登过两座山,杭州人,90年出生。

驴友羌塘无人区失联月余 女友坐地上哭他头也没回

△李志森和冯浩。

在冯浩离队后一星期左右,他与林夕走到了耸峙岭,由于大风逆风,行程过半无法后退,“退出所要花费的时间要比继续的时间更多,而且我们无法判断他是因为什么原因失联!”。

最终4月17日,李志森与林夕艰难地走完了为期44天的探险羌塘无人区之旅,但他们发现冯浩失联了。

“死人沟检查站和多玛乡检查站都没有记录到。他既没有去新疆,也没有回噶尔县!冯浩没有出无人区。”随后他在微博发布冯浩失联的信息,并开始协助当地相关部门进行救援。

驴友羌塘无人区失联月余 女友坐地上哭他头也没回

△李志森微博截图。

当地公安局:目前还没有关于冯浩的消息。

接到报警通知是在冯浩失踪33天之后。4月24日,西藏自治区阿里日土县公安局向红星新闻证实了冯浩走失一事,“自从3月18日接到李志森报警通知后,我们每天都在无人区里面寻找,”日土县也成立了工作队专门搜救冯浩,但直到现在,依旧没有关于冯浩的消息。

“我们这边可以看到的是他们3月4日进入我们西藏阿里日土县,过了我们多玛检查站。”上述工作人员还告诉红星新闻,冯浩为杭州人,此前曾在位于拉萨市娘热中路的山丘客栈住过,他父亲也正在赶往日土县的路上,“他明后天就能到了,”也要参与搜救。该客栈工作人员也向红星新闻证实,冯浩的确在这里住了近大半年,“但他前不久走了,去了羌塘,他一直计划着要去羌塘那边。”。

4月24日下午,红星新闻联系到冯浩父亲,他表示十分着急,此时正在赶往当地的路上,自己所知晓的信息也十分匮乏。

驴友羌塘无人区失联月余 女友坐地上哭他头也没回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