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圈 | 专访马思纯:拍《风雨云》,印象最深的是场家暴的戏

沐鸣娱乐注册 2019年04月24日 17:56:01 阅读:230 评论:0

采访/陈墨非。

娄烨对“真实”的表达方式是梦境般的。他早已形成自己独特的电影语言,阴暗的光线、摇晃的镜头、细致的特写、充满颗粒感的画面、偶尔的失焦、错落的叙事、恰到好处的音乐,人们认识世界的方式是碎片式的,他就用蒙太奇将一个个碎片连接起来,你并不总是能看到全局。

在他的表达里,叙事重要,情绪更重要——这次,这也为娄烨招来一些质疑。人们推敲他剧本逻辑里的漏洞,认为人物空洞扁平,行为缺乏足够的动机铺垫。影评人梅雪风说娄烨的电影都属于“喜爱眩晕,但是也被眩晕弄晕的电影”,总是充满了“‘ 我好疼’以及对 ‘ 这种疼好美’的赞叹”。

《风中有多雨做的云》中,马思纯要演的,是一个生长于极度“ 不健康”家庭中的女孩,灯红酒绿的生活,不耻的母亲,暴力的父亲,让她的人生糟糕透顶。她要演出少女的那种叛逆,还要演出杀父动机的无奈与辛酸。

《贵圈》:他娄烨当时有跟你讲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吗?。

马思纯:不会,他就跟我瞎聊天,他不会说什么样的角色。他其实是在看我平时的一种状态,他通过很日常的聊天,了解你这个人,他觉得你适不适合。

《贵圈》:当时吃饭的时候聊什么了,随便聊那种?。

马思纯:对,因为三年多了,实在记不住了,就感觉很日常。

《贵圈》:当时拍这个戏的时候,在片场感觉是什么样的?。

马思纯:这个剧组非常的自由,又非常的压抑。自由是导演从来不会跟你说戏,你想怎么演就怎么演,甚至有的时候,他都不会喊action和cut。但是压抑的是你不太知道导演想让你怎么演,你也不知道导演对你满不满意,包括整个故事也是一个比较压抑的故事。我觉得在拍摄过程当中,我自己的心里很扭曲,。

《贵圈》:扭曲指的是?。

马思纯:就是你演的很爽,但是你情绪上面其实是很压抑的。

《贵圈》:在片场,如果导演没有给你一个及时的反馈,你怎么判断自己有没有达到导演心中的那个要求?。

马思纯:他说过了就行。

《贵圈》:他会说不过吗?。

马思纯:他如果说再来一条就说明还有问题,但是你也不知道是自己的问题还是其他方面的问题。

《贵圈》:他很少会说演员有什么问题需要改变,在电影里面那个粉色的头发是自己染的还是假发?。

马思纯:假发。

《贵圈》:这个角色为什么要那么一个泡泡糖粉的那种头发?。

马思纯:因为她是Cosplay的女孩,她很喜欢Cosplay,其实她有各种各样的,我不知道最后呈现出来的是不是只有那个粉色的假发。

《贵圈》:这个戏已经是三年前拍的,现在自己有没有觉得如果是现在的马思纯来演,会有哪些地方会有调整或者不一样吗?。

马思纯:没有,我觉得我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贵圈》:拍戏的时候对娄烨导演的印象大概是什么样,有那种转变的过程吗?。

马思纯:没有变化,从头到尾他都是一样。

《贵圈》:怎么说?。

马思纯:因为跟他的交流比较少。他是一个惜字如金的人,找他基本靠等,很神秘。但是你又会觉得他是一个太有才华的人,我很想琢磨他脑子里在想什么,反正他挺妙的,我很难用一个词来具体地总结娄烨导演。

《贵圈》:找导演基本靠等是哪种,你要在剧组一直等?。

马思纯:不是,我的意思是他没有联系方式。

《贵圈》:是真的没有联系方式,还是就是一个修辞?。

马思纯:他有电话号码,但是他手机是那种最老的。

《贵圈》:之前在宣传的时候,导演有在跟大家分享一些见到大家很开心,他会这样跟大家寒喧吗?。

马思纯:见到面会,也不是寒喧,还是挺开心的。

《贵圈》:真实的开心?。

马思纯:对。

《贵圈》:还记得你进组拍的第一场戏是哪一场,还记得当时拍的时候大概印象比较深的是哪一场?。

马思纯: 印象最深刻的是家暴的戏,因为这里面没有哪场戏是容易的,每场戏都会有,要么让你身体上承受不住的,要么就是让你心里上承受不住的,都很累。

《贵圈》:这么累,而且这么别扭的一场戏,如果让你再选一次,你还会想再拍一次吗?。

马思纯:当然,我就喜欢演这种很变态的东西。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