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圈 | 专访井柏然:娄烨导演很温柔,我的角色是希望的光

沐鸣娱乐注册 2019年04月24日 17:01:58 阅读:233 评论:0

采访/陈墨非。

娄烨为杨家栋与林慧安排了一场激情戏。井柏然不太接受,在他心中,杨家栋是电影里的一道光,代表着希望,在努力追寻真相,怎么能与死者家属有肉体上的纠缠。

聊剧本阶段,井柏然就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娄烨,娄烨跟他说好。过几天进了组,井柏然发现,剧本里,那场激情戏还在。

拍这场戏的前一天,拍完大夜戏,他拉着娄烨探讨。同时告诉经纪人,如果第二天导演坚持,就订好回去的机票。

后来,娄烨再次默许了井柏然的处理意见。但这下,井柏然开始觉得烦,“是不是我自己的人生格局太小了?”他用一种温和的方式完成这场戏——杨警官对林慧有情欲,同时又因有底线而纠结。

井柏然之所以想要保护这道“光”,多少源于他对电影中故事的本能抗拒。他过去的生活与社会现实隔着一层坚硬的墙,那些明灭复杂的灰色地带对他而言十分陌生。拍《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时,他不停地问身边的人“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吗?”“如果是你,你会这样做吗?”他又问娄烨:“你拍的是什么故事?”娄烨说:“我拍的是我们的故事。”。

“然后我就觉得好吧,那我就相信了。”。

以下为《贵圈》和井柏然的对话实录。

《贵圈》:平时导演会在片场给大家具体的要求吗?。

井柏然:不会。跟娄烨导演合作完全自由的。

《贵圈》:他不会给演员在现场任何的限制?。

井柏然:不会,他永远不会限制。其实坦白讲也没有比较,只不过每个导演拍摄的习惯,对演员的要求是不一样的,像有一些导演,他可能会从很简单的一些走位、光这些东西去跟演员配合。但是跟娄烨导演合作,他是完全不会给你这样一个要求。

以至于每次拍完前,我每拍一条,都会有点忐忑。因为通常拍完一场戏,导演可能都会跟演员有一些调整跟交流。娄烨导演他好像永远在忙别的事情。他就像一个好像很忙碌的一个爸爸,会忽略家里面的小朋友一样,你也不太敢去上去跟他有一些交流。

《贵圈》:那就是在长期的观察里面,就是导演一般露出什么样的神情或者动作会觉得OK了?。

井柏然:他没有。

《贵圈》:他很深藏不露。

井柏然:没有,他永远不会去说演员戏是不对的。他也不会去破坏演员自己想象的那个人物,他永远都会说不错。会模拟到他在镜头里面看到了他想要的东西,然后就过了。

《贵圈》:拍这个戏的过程中有怀疑自己的时候吗?。

井柏然:没有,拍摄比我想象的顺利很多,娄烨导演找我拍这个戏之前,我首先怀疑自己能不能演,因为会想象有很多坎。因为完全是另外一种风格的电影。我觉得跟娄烨导演合作也挺冒险。

可能也因为太顺利了,所以就会不开心,会怀疑自己,我拍这个戏,这部戏让我触碰到了之前根本与我无关的社会现实。所谓的斗争跟灰色地带。那些东西是我特别不愿意去相信。或者因为我自己的生活很单纯,很多好像都不太清楚。

《贵圈》:没拍这个戏之前,对娄烨导演的印象大概是什么样的?。

井柏然:很凶。然后我觉得他的世界都挺厉害的,都挺深的,好像挺重口味的,觉得他的故事都很精彩。作为一个观众,我很愿意去看,但我从来没有想象过有一天,也不能说没有想象,因为我觉得跟娄烨导演合作,首先是一个肯定,但我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贵圈》:跟他合作过之后,有什么改变?。

井柏然:我觉得他是很温柔,很浪漫的一个人,脾气特别好。在现场其实我们拍这部戏其实遇到挺多困难的,方方面面,与我们有关的,与我们无关的。但是貌似导演都不会因为外界的东西破坏他自己的状态和他的创作。几乎没有看过他发飙,我也不知道他拍这个戏都经历了什么。每一次我看他实在绷不住了,也只不过是拿个帽子,手扶脑袋,两秒钟,然后就又很儒雅的回到了自己的角色。

《贵圈》:拍这个戏,对你来说有觉得绷不住的时刻吗?。

井柏然::我没有绷不住的一个时刻。我觉得可能真的完全把自己弄进去了。

甚至我觉得我不要去听导演的,那样会破坏我的角色。在这个影片中,我把我的角色比喻一道光,是希望的光。我就希望观众可以感受到那一份希望而已,不想让观众觉得是绝望的。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