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圈 | 专访宋佳:林慧是个命运很漂泊、精神世界很漂泊的人

沐鸣娱乐注册 2019年04月24日 16:41:56 阅读:234 评论:0

采访/陈墨非。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拍于2016年。3年过去了,大家都还没完全从梦里走出来。不久前的一次聚会上,宋佳跟张颂文说:“颂文,我演完3年了都不能听 ‘广州’两个字。”张颂文跟她说:“演完3年了,见到你还是想抱着你。”宋佳一听,突然抱住张颂文,他就轻轻地拍她的背。

林慧是个命运感极强的女人,并没有要获得什么,却永远在承受命运加之于她的一切,“命运给她带到这儿,带到那儿,带到她完完全全没有想到,甚至失控的状况下”。

宋佳演啊演,从林慧十几岁演到四十几岁。从简单、清爽的装扮到往肚子、屁股上垫棉花,戴上男款大手表,背上大号爱马仕,人一点点压抑下去。记忆中,2016年,整整3个月多,广州都没出过太阳。宋佳现在有些恍惚,怀疑究竟是真没太阳,还是因为那时她逐渐厌弃自己,“我的世界里没有了太阳”。

《贵圈》:林慧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宋佳:是一个很可悲、可怜的、命运很漂泊、精神世界很漂泊的人。这个戏其实已经是前年拍的了,那天说要拍海报的时候我一看,我的脸已经跟那个时候长得都不一样了。

我觉得娄烨导演这次在电影技术层面上有一种非常惊人的展现,我很为他高兴,因为我是他的影迷。在整个时间、空间、结构、叙事上这次是一个非常难以驾驭、很难拍摄的一个故事,但是我觉得导演掌控得非常好、非常牛。

《贵圈》:电影里一个非常珠光宝气的贵夫人的形象出现的时候,大家都震惊了。

宋佳:对,因为那个造型是很厉害的,她很棒,我第一次试造型的时候我都惊着了,我觉得怎么会有人想把我变成这个样子,可是它又那么符合林慧。

其实造型的时候我并不是太知道它很多用意,但是今天看完了我知道了其实是有很多细节的。造型上其实有一些很细致的符合林慧的状态。

当时试的第一天导演特别开心,因为他觉得特别好,给我肚子上加了很多棉花,让我这里看起来都是肉,屁股也给我垫了假的屁股,看起来特别大。穿的衣服都是蕾丝,发型是一个歪着的。我说怎么会有人梳这个头,大爱马仕,巨大号的那种,当时觉得太奇怪了,但是觉得很特别,帮助了我很多。穿上这个衣服的时候你就会有一些跟你很不一样的举止,就会有一些变化,会让你一点一点开始接近人物。所以我觉得这个造型帮了很多忙。

《贵圈》:能举一些例子吗,比如说细节?。

宋佳:比如说林慧她戴的手表,她虽然珠光宝气、戒指、指甲油,蕾丝什么的,她永远都是戴的男士的那种大手表,然后她的包都是特别大的。所以这个有一些很奇妙的味道在里面。她也不是那种很纯女性化、很女人的,她这种细节有一些很偏男性化的东西。

《贵圈》:当时娄烨导演有介绍这个人物想让你表现出什么样的感觉,或者说你应该是个什么样的状态吗?。

宋佳:没有。导演给我当面讲了这个故事,这个人物,我听了之后就很兴奋。因为我觉得导演你胆真大,知道我什么都敢演。

我觉得这个角色有很多不同的身份,她有很强烈的时代感,有跨度,从十几岁演到四十几岁。后期我要演马思纯的妈妈,就是一个80后演80后的妈妈,导演说你可以。

,因为我本身就是一个喜欢挑战的人,我喜欢那种很特别的角色,那种听起来就很有挑战、很带劲的那种角色。在广州我们拍摄了三个月,整个前前后后大概有半年的时间,是一次很特别,很让我兴奋的体验。尽管我老说它是个恶梦,但是它还是给我留下了很多东西。

《贵圈》:为什么说是恶梦?。

宋佳:你看我是一个特别阳光的人,尽管作为演员,你不应该跟大家太多地探讨个性,但是我是一个特别需要爱的人。

可是我在这个戏里演的这个角色,完全没有爱,没有一个人爱她。然后这个角色又是相对比较压抑的,我现在甚至记得我们广州那三个多月都没见过太阳,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没有太阳,还是我的世界里没有了太阳,反正就是一段很压抑、很黑暗的日子。

那段日子特别嫌弃自己,觉得自己特别油腻。

《贵圈》:娄烨导演他好像真的对那种很阴郁的气氛、湿漉漉的天气非常有执念?。

宋佳:我觉得首先这非常符合他要讲的这个故事。故事的氛围就是这样一个氛围。

像我非常喜欢他的《推拿》,因为我喜欢那个结局,我觉得有希望。我觉得娄烨导演通常的电影都是没什么希望的。但我还是喜欢看一些有希望的,尽管它是黑暗的,但是还是有点希望的,人生那么苦,在做一个梦的时候还是一个恶梦,那真的是……。

但是从演员的角度来讲,这是每个演员都会非常兴奋的世界,因为每个演员都想演自己没有演过的,或是完全颠覆的。导演会让你打开另外一个自己,你看到一个你从来没有看到的自己的样子。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