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望|乐视网停牌:165亿800天 “生态化反”如何土崩瓦解

沐鸣娱乐 2019年04月26日 10:32:21 阅读:190 评论:0

[摘要]在贾跃亭时代,乐视网成功的秘诀之一就在于乐视上市公司与非上市公司的用户、投资人、经销商、供应商等捆绑在一起所带来的联动效应;这曾让贾跃亭的盛名如日中天。在顶峰时期,乐视网市值一度登顶1500亿元。后来实际情况证明,乐视系的业务开展不力时,上市公司的股价则成为最直接牺牲品。

腾讯新闻《潜望》 李思谊。

4月9日上午,乐融大厦17楼。刚刚结束的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乐视网管理层向现场中小股东承诺对远在美国的贾跃亭追债到底;30分钟之隔,管理层便在这里签收了一份来自法院的催债传票。

一面向乐视创始人贾跃亭讨债,一面应对络绎不绝的讨债者,这是乐视网(300104.SZ)近两年来的日常。根据乐视网官方说法,截止2018年12月31日,上市公司合并范围内未经审计的流动负债和非流动负债总额为120亿元左右,其中供应商欠款约为34亿元。硬币的另一面,大股东及其关联方目前初步统计的应收账款为28.4亿元。

4月26日,2018年年报正式发布后,曾经的“创业板第一股”开始停牌;更糟糕的可能是,如果一年内未出现转机满足恢复上市的条件,乐视网将退出资本市场。

从2017年1月房地产商融创中国(1918.HK)携150亿元巨资入股乐视系到如今,短短两年时间,乐视网从17.9元/股降至4月25日1.69元/股的收盘价,市值缩水至十分之一。目前来看,这场合作似乎满盘皆输——贾跃亭一手建造起的乐视帝国,将彻底坍塌;融创也正在努力让这笔投资的损失降至最低。

165亿元打水漂后的营救。

相比融创中国在2017年取得的耀眼业绩,一笔165亿元的减值拨备计提虽不起眼但也并不光彩。管理层对乐视的这笔投资避之不及,CEO汪孟德甚至劝服大家将融创投资乐视一事忘却。刚刚辞去乐视网董事长的孙宏斌,在融创中国业绩发布会上释放出的信号是:乐视致新与乐视影业将进行增资与更名,放弃上市公司乐视网。

最明显的是乐融集团的成立以及乐视大厦更名。刘淑青为这次更名大会做足了功课,这是她继任乐视网董事长以来的首次亮相。一向喜欢穿着黑色服饰的她,精致的妆容外,选择了一件搭配有长条项链的姜黄色衬衫。

“本来今天怀着激动的心情,并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我们团队努力了一年半,才迎来了今天的新生”。”她略带哽咽地说,乐融品牌发布暨乐融大厦揭幕受到了贾跃亭乐视控股的阻挠,情绪受到影响。

公司里的多位下属认为,刘淑青是个直言不讳的人,无论是公众场合还是私下,她都敢责斥别人。这或许与她的财务背景,当然也与她此前从事风控工作的经历有关。如果连刘淑青都哽咽,那一定是遇见了让她史料不及的困难。对于她来说,乐融集团成立与乐融大厦更名仪式,意味着告别旧乐视体系,也意味着以刘淑青为核心的高管团队的正式建立。

乐视创始人贾跃亭曾希望构建的7大生态异曲同工,看乐视电视、用乐视手机、乘乐视汽车……虽然远没有如此宏大,但乐融集团建立的家庭运营生态系统也异曲同工,它以“运营家庭美好生活”为愿景,围绕“悦己、亲子、敬长”三个关系,打通场景、平台与终端。

她描绘的前景一片光明,但也并不总是符合现实。如智能家居项目就被内部一些人员诟病为脱离主业而扩张周边业务。“电视机只是一个产品,而智能家居是一堆产品,还要做到互联互通,这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在没钱又没资源的情况下,乐视靠什么去占领市场?!”腾讯《潜望》了解到,该业务在2018年年底被叫停。

希望借力融创的地产项目,销售乐视超级电视的成效甚微。“总共不到2000台。”一位知情人士称,地产公司虽然家大业大,但供应链体系非常成熟,更何况以区域为主体的许多项目皆独立核算成本,即使有总部背书,乐视的智能家居也无法轻易入驻,更多是象征性的购买。

否认掏空上市公司,乐视网还剩下什么?。

在贾跃亭时代,乐视网成功的秘诀之一就在于乐视上市公司与非上市公司的用户、投资人、经销商、供应商等捆绑在一起所带来的联动效应;这曾让贾跃亭的盛名如日中天。在顶峰时期,乐视网市值一度登顶1500亿元。后来实际情况证明,乐视系的业务开展不力时,上市公司的股价则成为最直接牺牲品。

融创在上市公司乐视网的尴尬,主要体现在所持股份与责任承担的不匹配。根据最近一次公告,融创持有乐视网8.56%的股份,次于贾跃亭持有的25.12%股份位居乐视网第二大股东。事实上,自2017年7月贾跃亭远走美国后,融创承担了乐视网的绝大多数责任与风险。融创派来的刘淑青目前任乐视网董事长,她带领的董事会要面对监管层、讨债者与投资人的多重责难,同时还要向贾跃亭及关联方追债。

贾跃亭所持乐视网股票被法院进行轮候冻结是难以解开的死结。贾跃亭所持股份如不解冻,各种挽救方式似乎都是徒劳。一位乐视网内部人士对腾讯《潜望》称,新的管理层试图用多种方式盘活上市公司,包括增资扩股、资产注入与借壳等,但均因贾跃亭被冻结股份卡壳。

这其中,融创也通过其他方式增加对乐视致新与乐视影业的控制权。包括向乐视致新借款、增资、通过法院拍卖获得贾跃亭及关联方股份的方式,融创对乐视致新的股权从2017年1月份持有的26%到目前的46.05%,成为第一大股东;融创对乐视影业的股权从2017年1月的15%到目前的40.75%,亦为第一大股东。

随着12月19日乐视网宣布乐融致新的出表,上市公司所剩资产寥寥无几,包括乐视视频、乐视云与乐视金融等。根据乐视网财报,乐视网2018年营收为15.58亿元,相比2017年的70.25亿元同比减少了77.83%%。利润方面,乐视网连续两年持亏损状态,亏损额为40.96亿元,相比2017年的亏损138.78亿元,归属上市公司的亏损减少70.49%。

针对是否存在掏空上市公司的质疑,4月9日的股东大会上,,乐视网CEO张巍回应腾讯《潜望》称,不存在融创掏空乐视网情况。理由是,乐视网在2018年预计合并范围内的净资产和净利润为负,主要是因为公司从2017年以来关联方的应收款减值较大,以及现金流受损等原因导致收入大幅度萎缩,版权类资产大幅度减值等原因所导致。

掌舵者被指为“门外汉”。

如今掌握乐融集团航向的刘淑青,最初派驻乐视体系仅是为了厘清这笔投资的财务关系并防止贾跃亭集权。她似乎越陷越深,最终成了掌舵者。可能孙宏斌并不指望她带领乐视网做出多少亮眼业绩,但刘淑青仍然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方式力挽狂澜。

一些公司是靠制度驱动,一些公司是靠业务驱动。最典型的,前者如房地产商,后者如互联网公司。在乐视网的老员工们眼中,以刘淑青为代表的管理层,仍使用地产公司的军事化管理方式,根本不理解或不尊重互联网业务。甚至他们私下认为,作为资本方不应该对他们指手画脚。

乐视系一位离职高管对腾讯《潜望》表示,刘曾给团队定下一个看似几乎不可能完成的目标,并将月目标细分到周,每周例会跟条线负责人确定目标的完成度。“任务根本完不成,即使完成也是很痛苦的,”该离职高管表示,大多依靠非常规销售手段。

但有时,她希望能一招制胜。新乐视当时计划推出孵化器,将乐视大厦的部分空间改造成“创业空间”,但该项目最终不了了之;除此之外,乐融致新联合前员工成立的一链科技,推出一款涉及区块链技术、可以挖矿的电视盒子。

面对贾跃亭留下的烂摊子,多位重量级元老仓促离职。如果前任乐视网CEO梁军是因为孙宏斌的原因离职,那么后来的继任者——张志伟、王智与黄涛等先后离任,甚至与刘淑青。这样一来,本就飘摇的高管团队,需要更新面孔顶上来,更多时候他们与基层员工之间出现了断层,复兴大业更加艰难。

近日在互联网公司流行的“996”,在农历春节之后也正式在乐融集团实施。人力资源部门严查考勤、查监控、查代打卡。一个细节是,中午12点至13点规定为午餐时间,如果超过13点有出大楼记录则为缺勤。“制度是这么规定的,但其实执行的时候并没有如此严苛。”另一位乐视职员对腾讯《潜望》表示。

刘淑青也曾非常在乎自己的名声,尤其是因为乐视网债务问题登上“老赖”名单。“什么都没靠着,还成一个老赖,”她曾多次对下属埋怨。但她也坚决维护孙宏斌在大家心目中的形象,用“谁敢说融创的不是,我跟他拼命”来显示自己对融创的衷心。为了工作便利,刘淑青甚至选择租住在乐融大厦附近。

2018年末的一次人事变动,可以称得上融创系在乐视网上市公司的大撤退。12月13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刘淑青、袁斌与李宇浩分别辞去总经理、副总经理及董事职务。同时,刘淑青仍保留乐视网董事长一职,乐视网CFO张巍出任乐视网CEO一职。在许多人看来,财务背景的张巍出任CEO,意味着上市公司某种意义上在为即将到来的暂停上市与一年后的退市做准备。

融创文化庇佑下 业务能否起死回生?。

唯一的好消息是,刚刚成立的融创文化集团将重新定义与梳理乐融旗下各品牌。根据融创中国官方介绍,融创文化的成立,与融创地产、融创物业服务、融创文旅并举,成为融创中国四大战略板块之一。这也意味着,乐融致新、乐创文娱、乐为金融与乐融云等此前相对分散独立的品牌,加之从万达集团收购的东方影都影视产业园,统一纳入到融创文化体系。

此前宣布辞去乐视网董事的李宇浩,在年后以新的身份——融创文化集团总裁助理兼投资总经理重新回归乐融大厦。与他一同到来的,也是李宇浩的汇报对象,是孙喆一的长子。孙目前担任融创中国执行董事、副总裁兼融创文化集团总裁。

事实上,在未对外宣布辞去乐视网董事一职之前,李宇浩已于9月中旬回归融创集团,协助孙喆一梳理搭建融创文化集团的架构与业务。李宇浩具有丰富的投融资经验,此前在乐融集团主要负责投融资、上市公司、品牌公关以及政府事务等四部分。

李宇浩与刘淑青之间虽然并未产生直接冲突,但两人关系微妙。腾讯《潜望》了解到,此前在乐融集团时,由于年龄、知识背景以及所在职位的差异,两人对许多事情的看法不尽完全相同。李宇浩投融资背景,兴趣集中在互联网与新兴行业;刘淑青风控背景,更多是复制融创的工作方式与特点。负责乐视全盘局面的刘淑青,也会常常用乐视网投融资不利而责难李宇浩。

在融创文化集团中,刘淑青与张昭皆担任副总裁。尴尬之处在于,在融创体系中的总裁助理的职位高于副总裁,这也意味着李宇浩职位在刘淑青之上,双方是否为了融创文化的利益不计前嫌、通力合作,仍有待时间考验。

根据官方介绍,融创文化将通过“内容+平台+实景”战略,在影视内容研制宣发、影视制作服务、内容分发方面进行布局。同时,与融创文旅资源相结合,搭建完整的IP孵化、制作、运营和实景化落地产业链。

未来,融创中国的仍将聚焦于主业——房地产。虽然孙喆一的到来,将会调动更多融创中国集团层面资源,但乐融集团只是融创文化业务中重要度相对较小的部分。

乐融致新与乐创文娱也仍面临待解难题。一方面,作为终端乐融致新,即使从外界引入原LG电子营业副总裁郭俏,出任乐融TV事业部CEO领衔乐融致新,但营销与销售背景出身的他,在硬件研发方面的经验相对欠缺;另一方面,乐创文娱近期完成拍摄的两部影片《爵迹》与《法医秦明》,或因艺人原因或因内容原因播出时间遥遥无期。

对于上市公司乐视网来说,暂停上市一年仍然存在巨大变数,或有“黑天鹅”事件发生,如贾跃亭如期还钱、如增资扩股成功、如成功装入其他资产等。乐视网董秘白冰此前对腾讯《潜望》表示,关于乐视网退市目前尚没有明确的时间表。

不过,对于这笔“两败俱伤”的投资来说,如果再给孙宏斌与贾跃亭一次选择的机会,他们是否还会选择彼此?。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